冬昱。

头像是自己的毒姐。
剑三电五四合一一个奶毒。
王者补天。

暂时没有题目的哨向设定

*哨向,只是个出现在脑海中的一段…
不是很熟哨向设定所以有bug欢迎指出♪( ´▽`)


*设定上大概是在出任务时椒图用涓流替荒川分摊了精神伤害但因为椒图还不是很强所以差点点就出事…这样)


*小学生文笔预警
——————————————————


荒川的情绪差至极点。



椒图被他逼至病床的床头。他两手撑在她身侧,一条腿挤在她的两腿之间,摆明了不想让她逃走————她本身也不具有逃走的能力。



娇弱的姑娘低着头,身子似乎因为本能的恐惧在细细颤抖。衣料摩擦带来的声音在荒川耳中似乎无限地放大又无限地缩小。



她在畏惧着我。



有一瞬间荒川因为这个认知想停止逼迫她,但这念头很好地被压在了精神深处。



不行。



于是他开口:“椒图,”语气带着十足的冰冷与愤怒,“你有什么资格去替我分摊天罚带来的精神冲击?”



“我记得,我教你的第一课就是服从命令以及学会逃跑。你是忘了吗?或者你就没把我当初教你的放在心上?”



椒图颤抖得更加厉害,这也为荒川的情绪加了一把火。



“你不过是个评级为R的向导,你的精神强度甚至不如我。现在你甚至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你——————”



打断他话的是椒图的眼泪。



椒图哭了。这个当初咬牙挺下高强度训练,面对死亡都没哭的坚强的姑娘,无声无息地淌着泪。如果不是眼泪落下砸到被子上的声音,气昏头的荒川甚至不会发现。



荒川有些后悔。她明明什么都没做错。



但荒川就是生气,气她的自作主张,也气她一直以来的对自己不够重视。



于是他叹了口气,准备放开她————却突然被她抱住了。



她的脸埋在他的肩膀,话语中还带着不自主的颤抖和哽咽:“…至少,”



“至少,我们现在都在这里,荒川先生在这里,我在这里。”



“那个人……那个人带来的精神冲击真的很强……那时我很怕,我确实怕死……但我真的更怕……荒川先生出事……我……”



即便她此时的状态不是很好,她依旧在努力地用那温柔似水的精神力安抚他紧绷的神经。






(没了,暂时就这些,大纲差不多列好,有人想看的话等考完试我开始写_(:3_)

评论(5)

热度(19)